993、最后一程(五)(1/3)_夜的命名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993、最后一程(五)

第(1/3)页

A1线路。

庆野带领着影子部队正快速穿过山林,他们穿着黑色的作战服,脸上涂抹着黑绿相间的油彩,就像是融入了黑夜。

士兵们一个个扛着黑色的军械箱子,里面也不知道装着什么。

一名影子士兵一边嚼着能量糖,一边低声说道:“老大,咱们虽然是精锐部队,但把咱们派来跟兽人军团死磕正面,不是让咱们送死嘛?”

庆野转头看了他一眼,坦然说道:“我也觉得是来送死。”

“啊?”影子士兵纳闷:“那咱们还来?”

“服从命令是你我的天职,就算是让你我来送死,也得来,”庆野也是个碎嘴子,竟然在路上聊起来了:“而且,我总感觉没那么简单……你们想啊,咱们原本觉得去剑门关的人肯定是要送死,死的还没什么意义,结果呢?那一战连罗斯福国王都杀了,家长会通过剑门关多了四万来个A级高手。”

“是哦……”

“所以按命令执行就好了,”庆野说道:“对了,伱能量糖还有没,给我两个。”

影子士兵哀嚎道:“你又先把自己的吃完了,然后来吃我们的?!”

庆野扇在他后脑勺上:“战争结束了还你两个!”

“你那时候还二十个、二百个,我也不稀罕了啊!”

“嘘!噤声!”庆野忽然说道,他骤然蹲下身子:“扫描!”

影子士兵拿出仪器来,却发现两公里外正有魁梧的红色身影出现在屏幕上:“老大,被包围了,是兽人军团,左右夹攻过来的……后面也有。”

“数量?”

“2000!”

庆野这次出来只带了一百六十个影子战士,剩余的被庆驱带走。

这队伍里就他一个A级,剩下的全是B级基因战士,根本打不过。

庆野暗骂了一声:“戏命师!”

应该是戏命师用上帝视角看见他们,然后提前用一小股兽人军团来截杀影子部队。

“怎么办?”影子战士嘀咕道:“这兽人军团里搞不好还有个戏命师……当初咱们要是也修行准提法就好了,跟着家长会走一趟,现在大家都A级了。”

“对啊,修行准提法还不会丧失生育能力!”

庆野笑骂道:“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各自有各自的命!听我的,咱们一起往前跑,去和前面的庆氏陆军汇合,到他们的阵地上打防守反击!”

影子部队一边逃离,一边往地上扔下生命感知地雷,毕竟你兽人军团虽然能举盾牌,但护不住下盘吧?

他们刚逃出几百米,便听见身后响起爆炸声,有影子士兵低声吹了个口哨:“你看我就说吧,带地雷打它们好使!”

“行行行,就你聪明,”庆野没好气道。

影子士兵回头打算看看战果,却看见那些兽兵哪怕一条小腿上的肌肉都炸开花了,竟然还能以四肢在地上一瘸一拐的奔袭!

他吓的脸色都变了:“它们这也太耐揍了吧!”

“这兽兵的力量比A级高一点,速度比人类A级低一点,但最凶狠的就是耐揍,”庆野一边跑一边说道。

兽人军团距离影子部队越来越近,当它们即将进入200米距离的时候,却见所有影子士兵扛着的黑色箱子里,各自飞出五支自动步枪来!

自动步枪在天空中组成如同剑雨般的矩阵,无形的力量同时将枪械的保险打开,整齐划一的拉动枪栓声音里,枪火开始迸发!

这强大的火力如同金属风暴一般扫射身后兽兵,上百头兽兵正全力奔袭,猝不及防之下硬是被打成了筛子。

哪怕它们再皮糙肉厚,也架不住这种火力的席卷。

影子士兵这边刚打算欢呼,却见兽兵迅速拉起盾墙,不仅护住面前,甚至还护住头顶!

对方组织精密得不像是一群兽人,更像是一群训练有素的战士!

庆野的枪阵火力全开,却只能在盾墙上打出一串火星子,就算有子弹从盾墙缝隙打进去也不致命。

“坏了,”庆野说道:“肯定是有戏命师在它们身后,也不知道是普通戏命师,还是戏命师里的老怪物?好在它们的前进速度被拖慢了,咱们赶紧跑!”

“奇怪了,”有影子士兵说道:“它们为什么要费劲吧啦的绕后截杀我们?别是前面已经被打穿了、直接杀过来的吧?”

庆野骂骂咧咧:“你可别乌鸦嘴啊……卧槽!”

他听见正前方,原本该是庆氏阵地方向,却传来了兽兵奔袭的脚步声……

果然,这些兽人军团并非是绕后专门来截杀他们的,而是它们已经打穿了A1线路上的庆氏陆军,直接杀到了这里!

庆野怔怔道:“这下好了,咱们完了!你小子多少有点特异功能在身上!”

“啊这!”影子士兵惊叹。

“不要跑了,在我枪阵掩护下,原地组成射击防线,”庆野吼道:“今天肯定是要死在这儿了,杀几个回回本!”

一名影子士兵嘀咕道:“老大,你欠我的能量糖,怕是还不上了啊!”

庆野哭笑不得:“都特么什么时候了,还给老子在这抖包袱?老子下辈子……还你们一条命。”

刹那间,影子部队所有人都收起了嬉皮笑脸的神情,面色平静的迅速前后穿插,半跪在地上,形成了最严密的防守阵地。

这支影子部队是庆氏战斗序列里最不正经的,哪怕遭遇了兽人军团,也不改嬉笑怒骂的样子。

但那是因为他们杀过太多敌人了,经历过太多次战斗。

他们是庆氏影子麾下最精锐的战士,早就不知道什么是恐惧了。

当战斗真的开始时,他们就是一个个能让敌人恐惧的刽子手,仿佛他们骨子里的血都冰冷到能冒出寒气。

“开火,”庆野说道。

有节奏的射击开始,这些影子战士竟然每一枪都能从盾墙的缝隙穿过,打中盾墙后面密密麻麻的兽兵。

那看似严密的盾墙在他们面前,到处都是漏洞。

子弹打完后,庆野放弃了自己的枪阵,反而从怀里掏出一个针线盒来,从里面拿出三枚绣花针来。

禁忌物ACE-053,奶奶的针线盒,三根绣花针缝制的衣物可坚韧不催,但这玩意到了庆野那操控金属能力面前,却成了凶狠的杀人利器。

刹那间,三根绣花针穿梭进盾墙后方,从一头头兽兵的心口穿刺而过。

短短十多秒,便有数十头兽兵死在绣花针之下,甚至在盾墙上打开了一条缺口缝隙!

“朝缺口打!现在杀一个就是赚,杀两个就是大赚特赚!”庆野指挥道。

这支孤军已经没有打算活着离开了,他们的一切战术都以杀伤敌军为目标,给自己回个本。

但兽人军团不顾伤亡的继续推进,要以伤亡上百头兽兵为代价直接杀入阵中,对庆野完成斩首。

17秒后,兽人军团将盾墙推进到射击阵地前,却见那盾阵快速散开,一头头兽兵扑进来。

影子部队来不及换弹匣了,他们快速弃枪、收缩阵型,一百多人缩成小小的一团,将庆野围在最中间,给庆野制造杀戮的时间。

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其实撑不了多久,但只要能多撑一秒,兽兵便会多死一两个。

到了近身战,影子部队的级别便没了优势,靠他们自己是很难搏杀一头兽兵的,所以他们要用命给庆野争取时间。

“老大,帮我杀一个!能量糖不用还了!”

“也帮我杀一个!上周帮你洗袜子的人情就还了!”

“帮我也杀一个,我下辈子当你老婆!”

一个个影子士兵将庆野围成里三层、外三层,一排倒下了就会有内圈的士兵顶上。

庆野一边操控绣花针,一边怒吼:“老子不要你当老婆,你有脚气!”

“哈哈哈,对,他有脚气!还是我来吧!”

这些人是真的没把死亡太当回事儿。

然而就在这一刻,不远处的树林后有人影快速掩杀过来,速度极快,比兽人军团的速度还快!

影子部队士兵被兽军挡着根本看不见外面,但庆野听到了。

“兄弟们,我听见有新的脚步声!”

“又有兽人军团来了?反正现在这些咱们都杀不完,再来多点也无所谓了……”

“不是,是人类的脚步声!”庆野怒吼道:“草,援军来了!”

影子士兵们神情一肃:“卧槽,我瞬间不想死了,来,让我往里面挤挤,你们先顶上,我觉得我还能挣扎一下子!”

“啊我要活下来了,能量糖还是要还的啊!”

这群杀坯发现援军来了,态度立马来了个180度大转变,所有人打起精神变换阵型,快速将伤员拖入内圈,完好无损的士兵则快速顶了上去分摊压力!

渐渐的,围攻他们的兽人军团越来越凌乱,影子士兵都是久经战阵的,他们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兽人军团顶不住援军的压力,正在改变阵型了,兄弟们,11点方向有缺口,杀出去,咱们先逃,等援军杀一阵子咱们再回来?”

“还回来吗?”

“不回来了吧……”

庆野怒吼道:“别特么说垃圾话了,跟我走!”

说话间,这余下的六十多名影子战士竟趁着敌人阵型凌乱的空档,斜刺着向兽人军团包围圈边缘杀去!

他们竟是要开溜了!

往外杀时,庆野只觉得围攻他们的力量越来越薄弱,直到他们杀到兽人军团阵型边缘,才终于看清援军是谁!

家长会!

庆野以绣花针掩护着队伍迅速脱离战场,原本六十多人只剩下四十多,但他们并没有什么悲伤的情绪,大家都做好了死亡的准备,有什么情绪等战斗结束了也不迟。

所有人迅速从自己的急救包里取出鸡血藤涂抹在伤口上,庆野爬上一颗大树朝战场之中望去。

却见前方开阔地,家长会上万人从树林里源源不断的杀进来,一见面便进入了白刃战。

小七带着家长会成员,就像武侠小说里的绝顶高手,一个个徒手裂砖碎石不在话下,一跳能有十多米高,一个个家长会成员如蚂蚱一般飞扑进战场。

A1战线上的兽人军团足有三万多,但家长会的人数更多,这数万人与兽在树林里、山野间杀成了一锅粥,战线连绵不绝,绵延出十多公里。

就这样竟还能在混乱的战场里有组织有战术。

家长会将混乱制造出来后,十余支小队成为机动部队,以百人为单位穿插在兽人军团之中。

此时的兽人军团兵分七路,不管是哪条战线上的兽人数量单拿出来,在一周前都足以平推世界,但它们竟然被家长会凶猛的顶住了,再也无法所向披靡。

这就是家长会徒步7000公里的意义所在。

家长会先是用爆破匕首精准点杀,等爆破匕首用完之后,便开始无所不用其极。

庆野那喝过境山茶的绝佳视力,分明看见小七凭借身高矮的‘优势’,一手掏在兽兵的裆部。

“嘶!”庆野看着都觉得疼:“太损了啊,不亏是老板带出的队伍。”

此时说的老板,是指庆尘。

影子部队剩余的战士全都爬到树冠上观战,一个个置身事外,好像这场战争跟他们没什么关系似的。

“诶,我看见小五掏了19个兽人的裆……卧槽,你们看,他掏完裆就走,然后把废掉的兽兵留给身后的战友解决!”

“等等,你们有没有觉得他们这是训练好的一整套流程啊!”

个子最矮小五的在最前面冲阵,两个战友掩护在侧翼协助,当最前面的人掏裆成功后,兽兵会疼痛的暂时失去神智。

这时,小五根本不会再多看它一眼,自然有后面的战友去补刀。

等战友补完刀,他都已经去掏下一个兽兵的裆了。

这套战术就像是流水线一样,将一个个兽兵处理掉,然后继续前进。

影子战士们看得头皮都麻了:“离了大谱。”

他们很难想象这是在正面战场上发生的事情!

庆野说道:“那些兽兵悍不畏死,哪怕浑身被烧灼了都能继续冲阵,现在家长会是发现它们的弱点了……蛋碎的疼痛等级实在太高了,连蚁后都没法阻挡兽兵那一瞬间的神经元错乱……”

但说归这么说,旁观起来确实不那么美观,而且有失武德……

“管他呢,好用就行了,”庆野也放弃武德了:“都好好学,咱们以后也得这么打。”

“好的,贯彻学习精神!”

下一秒,所有兽人突然匍匐下身子,完全以狼的姿态开始撕咬家长会成员,它们将最柔软的腹部和裆部藏起来,不再给家长会机会。

家长会先前准备的战术突然失效,一时间数百人被兽兵掀翻,有人猝不及防的被兽兵咬住喉咙,当场毙命。

兽人军团的战术明晰起来,有人操控着它们完成编

(本章未完,请翻页)
都来读阅读网址:m.dldtxt.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