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4、最后一程(六)(1/3)_夜的命名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994、最后一程(六)

第(1/3)页

当庆尘在麦克风前说话的时候,安全屋里的男男女女们只觉得血液沸腾。

他们枯守在这里,日日夜夜等待着。

在10号城市所有人都绝望的时候,他们守在这里给大家播有意思的东西。

有时候要苦思冥想的憋笑话、憋段子,甚至还得讲相声和脱口秀。

有时候要放音乐,有时候要播新闻,但更多的是鼓励大家不要放弃,要所有听众都相信,有一天家长会将重返10号城市,稳住他们在这里的民心根基。

也正是因为他们如此用心,这个电台,才会慢慢成为那么多人的心灵寄托。

但是,有时候连他们自己都会想,坚持是否真的有意义。

此时此刻,庆尘的声音正通过广播传递到外界,那无线电信号在空中飘摇着飞向远方。

庆尘在仅有的信息中,做了他认为最正确的选择,但他不确定自己的选择是否能有结果。

这或许是庆尘一路走来能够成功的最鲜明特点,哪怕他失忆了、重新变成那个一无所知的17岁高中生,依然可以透过乱象直达正确的彼岸。

安全屋里重新安静下来。

等待时,负责电台的年轻人说道:“能跟您合个影吗?”

“啊?”庆尘还没享受过这种待遇,一时间有点不太习惯。

看着那些人期待的目光,他只能硬着头皮:“好……但不能拿我的合影去做微商啊。”

年轻男女哭笑不得,这都什么跟什么。

他们一个个跑到庆尘身边摆起奇怪的pose,甚至还有一对情侣蹲在他面前接吻留念。

庆尘:“……”

有人问道:“老板,会有人来接您吗?”

庆尘摇摇头:“我也不确定。”

……

……

前一刻。

银杏山上,庆忌正坐在半山腰上的小屋里,直勾勾的盯着棋盘,脑子都快拧在一起了也没想好下一步该怎么走。

就他下棋的水平,哪里下得过老爷子?

自从零在棋盘上赢了老爷子之后,这位老爷子便拉着他下了两天的棋,好像要把输给零的棋局,从他身上找补回来似的……

庆忌见棋盘上已经被截杀得无路可走,便转移话题:“前线的战斗很激烈,真的不用我去吗?”

老爷子平静道:“你去了也不过多个A级高手,留在我这里反而更有用一些。”

庆忌有点泄气:“那您也不能这么任性啊,赢您的人是零,您找她下棋啊,找我干嘛……”

老爷子坦然道:“我又下不过她。我不是喜欢下棋,我是喜欢赢。”

庆忌:“啊这……”

“行了,今天不为难你了,陪我走走吧,”老爷子将黑白棋子收入盒中,带着庆忌走到山顶,他扶着身边的石碑问道:“庆忌,你知道为什么庆氏家主的屋子在半山腰上吗?”

“为什么?”

老爷子说道:“这是庆缜先祖要提醒我们,山顶的碑和那些为庆氏牺牲的亡魂,是高于家主的……其实,我愧对庆氏将士。”

话音刚落,有哑仆拾阶而上,惊喜的抱着一个收音机跑上来。

哑仆将收音机放进庆忌怀里,用手语比划道:刚刚收音机里有人说少爷在10号城市大开杀戒呢!少爷回来了!

庆忌豁然转头:“真的吗?!”

哑仆乐呵呵的打着手语:我什么时候骗过老爷啊,我知道轻重!少爷真的回来了!

也正是此时,收音机里传来庆尘的声音:“我是庆尘,我回来了,来接我。”

庆忌说道:“老爷子,我去接他来见您。”

老爷子说道:“不必来银杏山了,直接去战场吧,那里更需要他。”

“是了,”庆忌点点头:“他如今成为神明,西大陆也不过脆弱的像是一张纸。”

老爷子笑着摇摇头:“他肯定还没有完全恢复记忆呢,如果他恢复记忆了就该先去焦糖酒吧找庆沈,而不是跑去电台用这种方法来通知我们。”

庆忌疑惑了:“可您不是说,只要他回来了,最后一战便不会有问题了吗。我记得您好像说过,最后的敌人需要庆尘亲手去杀?”

老爷子耐心解释道:“但我从没说过最后的敌人是西大陆那群人。”

庆忌愣住了:“傀儡师?”

老爷子点头。

庆忌这才明白,原来老爷子一开始就没把西大陆当做最棘手的敌人,对方的计划,终极目标始终是那个藏在暗处的傀儡师宗丞。

“您其实是要给宁秀和庆准报仇?”庆忌问道。

老爷子沉默着没有回答,庆忌知道自己猜对了。

他在这一刻终于明白,零为什么说老爷子未必是个合格的领袖,却是一位合格的父亲。

这句话的意思是指老爷子为庆尘安排的那一切,同时也指老爷子为了给儿子、儿媳报仇所付出的代价。

傀儡师必须死。

“可您怎么知道最后一战是傀儡师呢,您不是说天地棋盘已经看不到往后的命运了吗?”庆忌好奇。

老爷子感慨道:“我不仅有天地棋盘,还有脑子……”

庆忌:“……”

所有人都在称赞着、羡慕着天地棋盘的预知能力,几乎都要忘了,即便没有天地棋盘,对方也是能在影子之争、家主之争里笑到最后的那个人。

就在此时,收音机里传来声音:“能跟您合个影吗?”

庆尘在收音机里礼貌又不失尴尬的回答:“好……但不能拿我的合影去做微商啊。”

老爷子和庆忌缓缓转头……这群人竟然忘了关麦。

……

……

安全屋里所有人都屏气凝息着,下一秒,安全屋外的消防栓被人打开,庆忌说道:“伱们先把麦关了……”

年轻人们手忙脚乱的关麦。

庆忌来到庆尘面前:“终于回来了。”

庆尘迟疑了一下:“你就是庆忌?”

庆忌叹息道:“记忆果然没恢复啊。”

庆尘想了想:“但我现在应该可以勉强参与战斗了……我做好心理建设了。”

“那就好,跟我走吧,”庆忌看向安全屋里的其他人:“你们撤退吗?”

安全屋里的年轻人相视一样后:“我们不走了,这电台离不开我们,还有很多人等着听呢,如果我们停播了,恐怕好多人都撑不下去了。”

庆尘心有所感,他之所以在还没恢复记忆时便想要回归这个集体,也正是因为他透过记忆的碎片,看见了许多这样的人。

在壹的描述里,他为东大陆做了很多事情。

但一个世界要想变得更好,需要更多这样的年轻人。

庆尘笑道:“很高兴认识你们,我们战后见。”

说着,他走进了那扇暗影之门。

几个月前的某一天,电台建立时科学家们都嫌弃罗万涯小题大做,不过是个小小的广播电台,竟然让他们这些学术泰斗来搞。

那时候谁也不会想到,那时的无心之举,此时竟然成为了传递消息的关键,也成了战局的关键转折。

东大陆牺牲了那么多人,大家被迫远离家乡,抛头颅洒热血,终于到了反击的时刻。

也就是从这一刻起,最后一战的一切命运都被遮蔽了,再也没人可以看到。

此时此刻,5号城市的某处秘密实验室内,曾经被庆尘拐去10号城市的2号科学家忽然狂吼起来。

骨瘦如柴的他眼里满是血丝,神态却异常亢奋。

他在实验室里,在一众助手的面前疯狂的手舞足蹈:“成了!A级基因药剂成了!”

庆尘曾经做过的那些努力,走过的那段时间,正在一一给他答案。

……

……

A2战线上的庆氏陆军还在静静等待,庆驱皱着眉头看着外面云淡风轻,只觉得这平静有些太不正常。

庆驱在防线上来回踱步,心中极度不安:“兽人军团呢?早就该到我们防线上了!”

有影子战士靠在一辆主战坦克的履带上:“这不是好消息吗?干嘛这么愁眉苦脸的。”

庆驱摇摇头:“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对于守在这里的庆氏陆军来说当然是好消息,因为大家到现在都还活着。

可是庆驱知道,兽人军团数量不会自行减少,如果他们这里没有遭遇袭击,那么其他战线将会面临双倍的压力。

对方甚至有可能剑走偏锋,将兽人军团原本该分散在七条战线上的兵力,铤而走险的收缩到某几条战线上,以巨大的压力直接将这几条战线打穿,庆氏根本挡不住!

到时候,兽人军团便会直接贯穿到他们的身后,对所有战线上的陆军完成前后包夹。

然而,他们这时候没有接到消息,便只能耐心等待。

即便其他战线全军覆没了,他们没有命令也不能擅离职守。

就在此时,负责无线电通讯的士兵跑过来高喊:“指挥部下达命令,A2战线所有部队,立刻开拔支援A3防线,那边岌岌可危!”

庆驱怒吼:“开拔!主战坦克先行,其他人跟上!”

……

……

A1战线。

战场上已经没有人站着了。

夕阳被山遮住一半,另一半照在战场上,小七茫然的站在原地,第一次体会到了残阳如血的真正含义。

这战场上不论是兽人部队还是家长会,已经全部倒在地上,只余下几百号人还站着。


(本章未完,请翻页)
都来读阅读网址:m.dldtxt.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