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6、最后一程(八)(1/3)_夜的命名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996、最后一程(八)

第(1/3)页

5号城市之外,被宗丞制成傀儡的年轻人站在出入境闸口,他身后的老者与上千名力夫与画轴都不知所踪。

年轻人背着手,笑吟吟的往城市里走去,经过闸口的时候有士兵将他拦住:“出示电子信标。”

年轻人笑道:“劳烦通报银杏山,就说宗丞来访。”

很快,一扇暗影之门干脆了当的开在宗丞面前,庆忌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走吧,老爷子在银杏山等你。”

宗丞踏进暗影之门,口中称赞道:“这是我最想拥有的禁忌物之一,却始终被庆氏牢牢掌控在手中。这个东西如果在我手里,一定能增加幸福感。”

庆忌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下辈子可以投胎当我孙子,说不定会传给你。”

宗丞站在半山腰的那座小木屋前,也不生气:“或许不用等那么久……老爷子倒也真是有魄力,一介普通人,也愿意和我面对面聊聊天。”

老爷子平静的坐在屋里翻看着棋谱:“你也没有多可怕,所以不需要我感到恐惧,进来坐下吧,不管今日结果如何,伱我总会有个人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以后再想一起喝茶,也没什么机会了。”

宗丞笑了笑坐在老爷子对面:“英雄所见略同,我也认为,今天便是收官之日。不过,我不认为我会输。”

庆忌取出棋盘放在两人面前,然后就退了出去。

老爷子执黑棋落子:“下一局?”

“那便下一局,”宗丞笑着取白子落下:“您不担心庆氏会败吗?又或者,您不担心庆尘会死?”

老爷子说道:“如何败?”

宗丞说道:“我知道庆尘走了那条成神之路,可任小粟也是走了两百多年才找回自己的记忆,您又如何敢希冀庆尘能在这场战争中找到记忆呢?”

老爷子心平气和的说道:“万一找回来了呢?你这是僵硬的经验主义,要不得。而且,说不定他没找回记忆,都能将西大陆打得落花流水呢?”

宗丞又说:“您小看戏命师了,我与他们是打过交道的。在我化名柳月之后,也曾去过那片土地,本以为他们好欺负一些,却不料被他们找到了西大路上的所有傀儡,一一杀死。”

老爷子倒是有点意外了。

庆尘曾说过西大陆也曾有傀儡师出现,却没想到从头到尾这全世界的傀儡师,都是眼前这一人而已!

联邦与罗斯福王国都历经千年,这千年来不知道多少生命来到这个世界,又悄无声息的离开。

而这个傀儡师则一直躲在角落里,看着这人世间沧海桑田。

老爷子感慨:“你是gai溜子吗?怎么哪都有你。”

“……倒是第一次有人这么称呼我,”宗丞笑道:“既然拥有无限的生命,自然要多经历一些人生才对。西大陆那边还以为我第一次去来着,但他们哪想到我几百年前早就去过好多次了。我与戏命师家族是打过交道的,如果您认为决战时,他们的底牌就只有一群傻乎乎的兽兵,那您一定会吃大亏的。”

“哦?”

宗丞认真说道:“我甚至认为,不用我出手,庆尘就会死在战场上了。”

老爷子气定神闲的问道:“他们会有何后手?”

宗丞笑道:“那可是戏命师的底牌,我怎么能知道呢?但我知道,从这场决战的一开始,一切都在他们的算计之中了,戏命师向来如此,你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他们取走了最关键的东西,胜利的天平也会随之倾斜。”

老爷子落下一枚黑棋:“这次恐怕不行了,我看不到的命运,他们一样也看不到。”

宗丞快速落下一枚白棋:“戏命师的谋划能力可不止是上帝视角,就像您的能力也不仅仅是拥有天地棋盘。能看到命运固然是优势,可能用好上帝视角与天地棋盘,本身也需要远超常人的谋算。我如旁观者一般看您下了这盘棋,惊叹于您几乎做对了所有选择,只有这样,才能让病入膏肓的东大陆,与西大陆打得有来有回、势均力敌。”

老爷子笑了笑:“过奖了。”

宗丞认真说道:“但戏命师这一回,可比您想象的要恐怖。您知道如何置之死地而后生,对方其实也知道。”

老爷子笑道:“他们如此恐怖的话……假如庆氏落败了,你又如何渔翁得利?恐怕你也打不过他们吧。”

宗丞想了想:“我应该可以。”

老爷子哦了一声:“就凭你那12个A级画师,与他们的毕生画作?”

宗丞反问:“谁说那画师里,只有A级?这偌大的世界允我予取予求,若是只能找到12个资质平平的修行者,那也太失败了吧。”

老爷子不置可否:“下棋。”

宗丞奇怪道:“您不担心吗?”

老爷子从棋盒里拈起一枚黑子来:“曾经有位朋友带他儿子来下棋,我给他儿子看了棋盘上的走向,让他儿子接受了极其残酷的命运。他对此一无所知,我却心中有愧。”

宗丞:“李修睿,李云寿。”

老爷子抬头看向宗丞:“那时我便下定了决心,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不管有多少阻碍,我们都一定要赢。”

只有这样,才对得起那些坦然接受命运之人的牺牲。

“您还是低估了戏命师,也低估了我。”

“你低估了我们的决心。”

……

……

山野中,家长会成员相互搀扶着赶路。

一场跋涉、一场大战,家长会最核心的A级成员已经只剩下一万余人。

那些不见的人,都永远留在了A1战线的战场上。

活着的人,每个人的体能都已经接近极限。

即便小七这样的,有时候也走着走着被地上的枯树枝绊倒,这说明他已经疲惫到大脑无法准确分析环境了。

“拉我一把!”小七喘着粗气说道,他的左臂上有抓痕,虽然涂上了鸡血芽制成的特效药,但这里不是表世界、没有鲸岛,药膏是有限的,每个人都只能薄薄的涂抹一层。

罗万涯将拉起:“要不你带着伤员留下来休息,我们身上没伤的继续赶去支援。”

小七调侃道:“撇去伤员,你们就剩三百多号人了,还不够西大陆塞牙缝呢。”

罗万涯想了想:“也是。”

小七站直了身子说道:“走吧,战友们还在等我们呢……老罗,你说咱们以前都是一个个混子,你是跑路达人、江湖大哥,我是夜店里的常客,咱们怎么就莫名其妙的落到这步田地。”

小五笑道:“什么叫‘落到这步田地’,搞得大家像失足青年一样,会不会用词!”

罗万涯搀扶着大羽继续往前走去,他哈哈大笑着:“咱们这不是为了信仰吗?”

“咱们的信仰是什么?”

“呸,现在还聊什么信仰,一群臭流氓装什么文青,干就完事了啊!老罗,当初我就是被你洗脑拉进家长会的,现在你还想着给我们洗脑!”

罗万涯朗声大笑:“干就完事了!”

家长会队伍向其他战场赶去,速度虽慢,却不曾停下。

这时,前方出现三个身影,肩膀缠着绷带的陈灼蕖,腿上缠着绷带的胡靖一,腰上缠着绷带的王小九,三个人来这里与家长会的队伍汇合。

队伍最前方的李恪忽然背着复刻背包转身:“各位,我要先走一步了,时不我待。”

小七认真道:“活着等我们赶到。”

“嗯。”

……

……

A5战场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原本黄色的土壤渐渐被干涸的血液染成了黑色。

两条山脉之间夹着的十多公里的战场上,已经无比苍凉。

时值午后,烈日当空,所有人身上像是镀了一层金色。

庆尘现在很渴望恢复记忆,解开自己的封印。

这一次,他纯粹希望自己能有更多的杀伐手段,而不是只能这么一拳一脚的杀死那些兽兵。

实在是太慢了啊!

别的boss血量一旦掉到临界值,就会立刻放个大招秒掉全屏小菜鸡,但庆尘不行。

他也希冀自己多战斗一会儿、受点伤,就能想起什么,结果根本没有。

庆尘战斗了太久,而且每次出手都是全力,慢慢的他开始剧烈喘息起来,速度也渐渐慢了下来。

之前他出拳根本没人能看清,可现在不同,一举一动都能被肉眼捕捉到。

战场辽阔,兽兵熙熙攘攘,庆尘就感觉自己身处春运最拥挤的火车站,一眼望去根本看不见其他东西。

真是个神奇的比喻……庆尘心里嘀咕道。

下一刻,一个戏命师老怪物见他疲态尽显,再次从兽群之中悄然而至。

这位戏命师老怪物没有贸然靠近,他只是隔着数十米,从袖子里抽出一支印第安吹箭,用力一吹。

但就在他吹出吹箭的一瞬间,庆尘骤然转身以两指夹在当中,随手一碾便将吹箭碾碎了!

戏命师老怪物整个人都不好了,此时的庆尘哪里还有先前的疲态?

戏命师早先试过,这吹箭的飞行速度比枪械子弹快多了,庆尘却能轻松接在手中碾碎,先前那疲惫分明是假装的啊!

庆氏已经接连摧毁两件禁忌物了。

即便罗斯福王室手里的禁忌物多,可也经不住这样糟蹋!

而且,这徒手摧毁禁忌物的实力,也让老怪物心中惊疑不定,根本不敢亲自上前刺杀。

但其实庆尘并不是用力量将禁忌物碾碎的,禁忌物本就是世界规则、世界意志的具体表现形式,如今他自成一个世界,当他与禁忌物接触时,两个世界的规则就会发生碰撞。

庆尘只觉得还没用力,先前的匕首、现在的吹箭,就碎了……

就连庆尘自己都觉得奇怪,他失忆之后老听黑蜘蛛、壹说起各种禁忌物的厉害之处……这也不厉害啊!

此时,老怪物心中格外庆幸,还好他只是用禁忌物试探,不然刚才就要暴毙了!

但庆尘可没打算放过

(本章未完,请翻页)
都来读阅读网址:m.dldtxt.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