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院试(1/3)_骗了康熙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九章 院试

第(1/3)页

  院试的当天,才二更天,玉柱就早早的起来了。趁他梳洗的时候,吴江和寒霜对着列好的单子,仔细核对考篮里的物品。

  “貂皮大氅,毛笔五支,砚三方,煮鸡蛋十只,小炉子,银霜炭,拉肚子的药,佛香,塞耳朵的棉花……”寒霜和吴江一连核对了三遍,这才罢休。

  直到玉柱登车出府,隆科多和李四儿始终没有露面,大概是怕增加他的心里压力吧?

  马车抵达顺天府贡院的时候,大门前,已经挤满了参考和送考的人,至少有五、六百人之多。

  什么时候,会读书的旗人,居然有这么多了?

  寅正四刻,顺天府贡院里,鸣响了信炮声,考生开始入场。

  考生入场的顺序,自有定规。按照满洲、蒙古、汉军的顺序,满洲正黄旗最先入场,其次是满洲镶黄旗,依此类推。

  因旗分非常靠前,入场很早,玉柱接过吴江提着的大考篮,整理了下衣帽,就朝贡院的正门,大步走了过去。

  为了防备考生作弊,看守贡院的兵丁,都是刚从荆州调来的驻防八旗兵。

  轮到玉柱的时候,负责检查的兵丁,可不管他是老几,衣物全部抖开,鞋子脱下检查,考篮也被翻了个底朝天。

  玉柱带的小炉子,幸好是特制的,可以随意的拆卸组装,不然的话,就没办法使用了。

  最后,搜身的时候,玉柱被摸的有点痒,忍不住笑了。

  “不许笑。”带队的千总,厉声喝斥玉柱,“再笑,就滚出去。”

  不得不说,哪怕是旗人的考试,规矩还是极其严苛的。

  经过仔细的检查之后,玉柱进了贡院,在一排严阵以待的笔贴式那里,确认了祖孙三代的履历,核对了在旗的身份,又被抽查了几个家中旁支的亲戚,这才拿到了号舍的数码:甲字第二排第十五号。

  在兵丁的指引下,玉柱顺利的找到了号舍。百闻不如一见,眼前的号舍,其实是,一个小小的鸽子笼而已。

  号舍,仅宽四尺,三面被青砖彻底封死,敞开一面朝外,没有门和窗。号舍里,就搁着两块木板,合拢到一起可以当床。拆开

(本章未完,请翻页)
都来读阅读网址:m.dldtxt.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