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大结局!(1/3)_重生之国民男神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270章 大结局!

第(1/3)页

这是个冒险的行动,不管是对出去面对包围圈的人,还是留在地下基地的人。

        有人猜测老同志们是说得好听,实际上还是想自己先跑,但是看他们的样子也知道他们并不知道直播的存在,有一位老同志被扶起来的时候,他还笑着说:“背背上,老头子我还有点力气可以撑得住自己,你尽管做自己的事,这背后老头子我给你护着。”

        用什么护着?看他行动不易,明摆着没什么能力了,那么能护着对方背后的只有他本人的*了。

        这也是在假装吗?

        等到秦梵等人出了地下基地,所有人看到外面的包围后,才明白出来面对的这些到底有多危险。

        这群老人会想不到吗?他们要是怕死的话可以留在地下基地,和那群年轻的特殊血脉一起,等待着下次的救援。当然了,这样的话肯定会惹人怀疑,为什么秦梵他们下去了,却什么人都没带上来,是个人都想得到人可能还在下面,那么下面的人就真的危险了。

        因此,老同志们的想法是对的,他们在赌,却不得不赌。

        当司凰注意到天空的时候,也有人注意到了,惊呼声在每个地方响起,幸好那带着大型热武器的战斗机爆炸,并没有给司凰他们带来打击。

        “司凰!”突然,秦梵的吼叫声响起,然后不知道是不是携带拍摄器的人也转向,人们就看到了司凰站起来,飞奔出去的身影。

        从出现到消失,再到包围圈出现的伤亡以及惊呼,一切像在梦中。

        也许真的是在梦中吧!

        这就是特殊血脉吗?

        在战火和鲜血中穿梭洗礼。

        每一个人都与众不同,他们是那么的强大又脆弱,每一次在死亡的生死线中挣扎回来。

        此时此刻,每个人的内心都是震撼的,被清晰而真实的巨大画面感所震撼,被特殊血脉的生死战震撼,也被这群军人的精神震撼。

        他们全部加起来才十来个人,面对的却是成千的敌人啊,敌人们手里还有让人胆寒的枪械,他们要在这样的地方突围!

        此时此刻,谁还能说因为他们是军人,所以战斗是应该的,所以保护普通群众是应该的?他们明明这么的出色,为什么要遭人非议?他们的命,也是命啊!他们的生命,到底有多少次在死神的手里抢回来?

        别人暂且不说,司凰却是他们熟悉的明星,那个从十六岁出道后就被他们看在眼里成长到现在二十岁的明星!

        他们看着她还未成年时的成熟稳重,看着她从配角成长为国际巨星,看着她成年看着她毕业看着她谈恋爱再到结婚。

        这是他们爱着的偶像,也是他们爱着的英雄!

        现在这个才二十岁的……女孩!在多少人的眼里,二十岁还是个孩子的年纪,多少人二十岁还在上学,还在仗着自己的年轻张扬而放纵。

        她却已经上了战场,她却在生死里挣扎,她在杀人!她在救人!

        无数人失神的看着直播,心脏已经被揪紧,忘记了手头上的事,眼睛只能直视着眼前的电视、电脑、手机、或者投影。

        “不要出事啊!”“一定要安全!”“加油,你们一定能行的!”“呜呜呜,不要死,千万不要死,对不起!对不起!”

        心里想着,嘴上说着的,无数的祈愿都冒了出来,明知道直播里的司凰等人听不到,但是要是不说点什么,不把郁结心口的情绪发泄出来,会把自己的憋死,会把自己憋疯。

        不仅他们在担心,更多的人也在担心,也有明眼人看得出来,司凰他们这次行动太冒险,完全是仗着自己的本事大去拼。

        他们同时也明白,司凰他们去拼不是傻傻的凭着一腔热血,单纯想把国家的老同志们救出来,他们是在打掩护。

        本来他们就够吸引人注意了,有了这个直播,更多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他们的身上,从而忽略了别的方面。

        为什么这次救援只有司凰他们?是因为自大还是因为真的中了埋伏?

        在R国来包围的人看来大概是后者,但是参与这次歼灭计划的人们则明白,是因为人员都被派遣出去做别的任务了。

        造神的据点不少,像是树根一样盘踞在各地,还有潜藏的人员也是。

        这次行动主要出力的就是Z国,因为Z国本来就是造神最先针对的国家,司凰他们也更相信自己人。

        当大部分人都被司凰他们这次救援和被包围事件吸引注意力,其他地方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死人,这些死去的人有的是知名人员,也有是在人群中不起眼的小人物。

        一个个造神的小型据点被偷袭,把他们打得措手不及,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几个月计划和行动,他们早就暗中潜伏在每处,绝对不允许有漏网之鱼逃走。

        半天的时间,造神组织这颗大树就仿佛被群涌而至的虫蚁啃尽枝干,只剩下主干在孤零零的支撑着。

        各国特殊血脉异能者们集合起来,一起行动的力量是可怕的,所以当夏栖桐发现的时候,也来不及阻止那些据点被破坏,人员抓的被抓,杀的被杀。

        夏栖桐不是不可以反击,只是他的反击救不了那些据点和被处理掉的人员,能做的不过是一个个处理那些动手的人。

        然而,对于这些雷霆一击把造神分支杀得干干净净的人们,夏栖桐却没有动手,他笑了。

        成宏亲眼看到夏栖桐在笑,哪怕他的眼神里没有任何的情绪,嘴角却是实在的勾了起来。

        成宏不明白他这笑代表的是什么含义,心里同时震惊这群出动的人到底是怎么得到造神组织这么详细资料的?他认为司凰他们斗不过造神,就是因为造神分支很多,只要司凰他们找不到造神分支和潜藏的人,那么造神总会留下种子,更何况还有夏栖桐在。

        难道是四爷主动透露出去的吗?成宏这样想着,又朝夏栖桐看去,这个念头就打消掉了。

        造神不会把这种信息泄露出去,四爷已经在和造神同化,所以也不会产生这种想法。

        何况,四爷是骄傲的,这样的让步给对手,那么那个人绝对不会被四爷认可为对手,不被认可的对手,四爷的做法肯定是不在意,那么一早就抹杀了。

        成宏忽然想起来和司凰通话时,司凰说的那一段让他不明就里的话。

        ——夏栖桐用的阳谋,我一样是在阳谋。——

        成宏猛地惊醒,这是司凰早就计划好的!这是她一直在等着的结果!

        别管司凰到底是从哪里得到的这些详细信息,就凭她知道了就是她的本事。

        “四爷,她会来吗?”成宏问夏栖桐。

        直播中其他人看不到司凰的身影,但是被夏栖桐截取来的画面却可以看到,不过是不太清晰的身影,就好像是由生物电流形成。

        成宏也是借由夏栖桐的能力才能看到这些。

        他觉得以司凰、秦梵还有徐子秀的本事,可以称为单兵王中的单兵王,想要单独突围并不太难,偏偏他们是要保护其他人一起出去,这难度就加剧了不止一倍两倍那么简单。

        成宏问出那句话本来是没有想过夏栖桐回答,谁知道夏栖桐的声音响起,“只有她能来。”

        成宏一愣,随即想到这个地方的位置,无声的认同了夏栖桐的话。

        时间慢慢的过去,这场本该是没有悬念的战役,竟然愣是被司凰等人扭转了局面,让他们慢慢突破了一个口子。

        成宏的眼睛发亮,心里惊异司凰他们着实厉害,心情很复杂,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遗憾。

        几乎在看到希望的那一刻,Z国全国人民的眼睛也亮了。

        此时正在突围的司凰等人也是心情微松。

        秦梵早就已经赶到了司凰的周围,突围的主力就是他们两个,哪怕一样看不太清司凰的身影,但是凭借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他知道司凰就在这里。

        希望就在眼前,司凰就往秦梵的身边赶去。

        哪怕是她,这样高强度长时间的战斗也有点吃不消,并不是没有受伤,只是在受伤的时候就借由小粉红恢复了。

        她这种恢复比不上徐子秀那种变态的速度,却也足以让很多人羡慕嫉妒很了。

        不仅是不想受伤影响自己的作战能力,还有就是未免让秦梵看到了担心。

        司凰马上就要靠近秦梵时,一股难以形容又莫名熟悉的电流窜过她全身,像是静电又像是生物电,一瞬间受到什么影响而错乱,磁场也短暂失控。

        司凰的脸色徒然一变,身形就这样整个暴露了出来。

        “……夏栖桐。”她嘴里呢喃一句,脸色变得苍白。

        幻术突然被破了,这还不足以让司凰惊慌失措,让她色变的原因是肚子猛地传来的下坠感。

        这么久了,她第一次感受到受孕的痛苦,那种痛一开始是轻微的,但是司凰就是有种要大事不好的即视感,紧接着现实就真的把她的即视感灵验了。

        秦梵在司凰身影出现的时候就第一时间锁定她了,一转眼就看到司凰一手捂住自己肚子的小动作,那脸色的苍白也没有错过。

        那一瞬间,秦梵什么都想不到,唯一的念头就是赶到她的身边。

        他确实这样做了,也做到了。

        子弹近距离的打在秦梵的身上,让他的身躯一震,不过他的手已经把司凰抱在怀里。

        他没有半点停留,单用一只手试图去突围,但是反响并不好,毕竟司凰的身形并不小,想要把她完全保护周全的同时在这种地方突围不可能。

        司凰也发现了这一点,强忍着难受对秦梵道:“放我下来,我可以自己走。”发现秦梵没有动,司凰转头就看到秦梵双眼里的血丝。

        她一惊,然后一咬牙一巴掌抽在秦梵的脸上,“你冷静点,这样我们两……三个都得完!”

        这一巴掌抽醒了秦梵,他把司凰放下来,“你先出去!”

        这句话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不给司凰任何的反驳,那盯着她的眼神也凶狠得可怕。

        司凰还没有来得及回应,就听到秦梵接着又说:“我掩护你。”大有司凰要是不答应,他就算是再次把人强抱也要抱出去的意思。

        望着秦梵压抑着情绪,满眼戾气遮盖了浓浓担忧的模样,司凰有瞬间的仲怔。

        一直以来她都没有向秦梵要过一个明确的答案,那就是如果她的个人安危和国家任务比起来,到底哪个更重要,他会更偏向于哪一个?因为这个问题会让秦梵为难,又没有真实发生过的事非要个答案显得幼稚,所以司凰就没有真正的问过,唯独对秦梵说过在她心里,个人私情比大义更重要。

        然而当大义摆在眼前,当秦梵真的要去面对的时候,她也偏向了他,愿意和他一起面对。

        此时此刻,秦梵的表现却给了司凰答案。

        那双眼睛里印出的是她的身影,浓烈得让人无法忽略,他把她摆在了第一位,在救援老同志们的情况下,力求先把她送出去,哪怕这样违反了作为一个领头的责任。

        原来她在为他改变的时候,秦梵也早在无声无息中,为她改变了。

        肚子传来的阵痛越来越明显,下身也有湿润的感觉,让司凰不得不认可了秦梵的话,她还没自信到拿他们两个人的孩子来碰运气。

        两人这边的情况早就被徐子秀他们发现了,由于是同一个方向突围的,所以他们距离并不算太远,每个人都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根本不敢有任何的保留。

        “司司,你怎么了?”徐子秀比秦梵更任性,完全不管后方人的情况,就朝他们两人过来。

        也幸好主要的压力都在他们这边,所以后方人员的情况还可以。

        “你肚子痛?这是什么味道?”徐子秀抽了抽肚子,目光突然落在司凰没有幻术遮掩,明显大得不平常的肚子,“你肚子怎么大了?”

        面对这些问题,司凰都没有回答,本来想用小粉红来缓解疼痛,却发现并没有作用。

        结果还是五宝提醒用金闪闪,才让司凰缓过劲来,幻术也再次笼罩自身,身影消失不见。

        秦梵则感觉到司凰就在边上,他对徐子秀道:“掩护司凰先出去。”

        这是秦梵第一次对徐子秀说话带着请求的口吻,也难得的是徐子秀第一次没有跟秦梵呛声,眼神有点意味深长又明悟。

        他们的反应看着倒是冷静淡定,但是看直播的人群则被突如其来的情况震傻了。

        “陛下的肚子怎么回事?为什么会那么大?”

        “不会吧?如果……如果是怀孕的话,以那个弧度看至少也有五六个月了,也就是说陛下出去作战的时候就已经有了!”

        “不!不会的,不可能!一定是看错了……”

        “看秦将军的反应,陛下是真的……而且陛下和亲将军肯定早就知道,可是明明知道了为什么要去那么危险的地方,现在陛下怎么样了?!”

        原先想着司凰主动去参军出行就已经足够让人震撼,现在得知司凰可能怀孕,所有人都集体失声。

        别说是真爱粉了,就算是黑子们,面对这种情况,只要不是天生心黑三观变态都无法再说出一句恶语。

        无数女性都控制不住的掉下眼泪,不敢想象司凰接下来怎么办,看秦梵的反应分明是陛下的情况不好!哪怕情况还行,在这种环境下,任何意外都会发生!

        陛下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都这样了还要去!?

        难道陛下不在乎自己的孩子吗?不可能,没有人会不在乎自己的孩子,何况是陛下那样温柔的人!

        无数的念头在众人心里浮现,然后升起和曾经阻止司凰出去的余奶奶一样的纠结心情,自豪骄傲心疼愧疚难受等等,根本无法形容。

        风皇娱乐这边,羽烯他们看到现在也算是反应过来了,这直播根本就不是司凰授意录制的,要不然司凰也不可能是这样一幅样子。

        然而现在发现已经迟了,更不可能去关掉,他们也都傻了,完全没有想到司凰竟然把怀孕这件事藏得这么深。

        最重要的是他们和其他人都有一样的困惑以及难受,到底是为什么到了这种时刻,还要亲自出去面对这些枪林弹雨?

        责任吗?明明在声明上把话说得那么狠,把事情做得那么绝,偏偏自己又去以身作则,说好的自私呢?真该自私的时候,你怎么就不知道自私点啊?!

        “也许不是不想自私,只是事情真的到了非陛下出面不可的地步,陛下很厉害,也因为这份厉害,可以救很多人,有陛下在明显让很多事情都变得更简单,成功率也更高了。”有个人这样在网络上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和言论。

        大家看到之后纷纷沉默了。

        这就是陛下说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吧,亏那个时候,他们竟然还人云亦云的把特殊血脉当成异类,去排斥去侮辱他们。

        平原上的敌方见到司凰他们出现状态,不会有任何的留情,只会乘上追击。

        秦梵担忧司凰的情况,疯狂起来更不管不顾了,一时间场面更惨烈的可怕。

        如果说秦梵的伤看不太出来的话,那么看徐子秀就知道了,那血肉炸开又愈合的画面,人们光是看着就觉得疼痛,疼痛之后就是麻木,心灵以及精神上的麻木,不是没有了感觉,而是感觉太深刻,已经不能经受碰触,只要稍微碰一碰就可能崩裂。

        司凰不得已之下已经顾不上其他人,她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留下来帮助其他突围,反而最后可能成为大家的麻烦,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先管好自己。

        她也舍不得肚子里的孩子出事。

        当一件事必须做出选择的时候,哪怕选择再痛苦也必须立马选择,否则拖延只会让结果更悲惨。

        司凰看了秦梵和徐子秀一眼,又回头看向身后的队友们,身体的变化越来越大,不过在幻术下的掩盖下没有人看到。

        前面是一面像合金一样的防御圈,看样子是有人在后面堵着,司凰眼里闪过狠色,才跳起来就听到了警报器的滴滴声,然后后面的人举起了抢扫射。

        她不得不凌空一个转身重新落地,然后用足了力气一脚硬踹阻拦自己去路的防御。

        砰——!

        这一脚却没有成果把合金防御踹开,反而暴露了她的位置,腿上还传来麻痹的感觉——这类似合金防御的东西有意针对特殊血脉,或者说富有电流攻击,反弹作用!

        司凰没有停下,侧后方是秦梵在帮她防御,等秦梵来破这里也不是不行,但是不能一鼓作气的话,会让突围更麻烦,后面的其他队友们也更危险。

        司凰深吸了一口气,一手摸向自己的肚子,心里暗暗说了一声:坚持住啊,你都坚持了这么久,一定要坚持住!

        她的下身就已经变成了鱼尾,鳞片细致在夕阳下,反射出炫目的朦胧光晕,作战服也被强行撑破。

        司凰再次用了全部力气,一尾巴甩在合金上,鳞片隔绝了大部分电流的麻痹,反弹力不是没有,让司凰浑身又一震,却忍住了。

        “走!”看着成功突破了最后的防御,司凰喊了一声,刚准备动却整个人一歪,差点摔在了地上。

        一只手臂及时把她捞进怀里,司凰抬头就看到布满血丝的双眼,那双眼睛里的痛苦和焦急几乎要溺出来。

        司凰很想安慰秦梵一句,不过眼下不是好时机,连个笑容也不给他,反而一脸肃冷,眼神唯有十足的坚韧,明亮得几乎刺痛了秦梵的眼瞳。

        “冲出去!”秦梵嘶哑的声音响起,手一转就把司凰整个抱进怀里,已经顾不上这样的动作会不会让司凰难受,关键是能完全保护住她不受伤。

        另外一只手把一面被司凰拍倒的合金板捡起来,挡在身前,然后就像个人形坦克一样的横冲出去。

        徐子秀看到这一幕,学着他一样这样做了,不过他挡住的是另一边。

        以他的能力完全不需要用合金板来保护自身,他身上受的伤已经数不清了,然而他还是这样做了,与其说是保护了自己,倒不如说是保护了后方的其他人。

        一群人就这样从突破口冲出去,一路在平原上奔驰。

        突破了包围圈不代表危机就解除了,在这种没有躲藏地方的平原上,他们始终是被追击的目标。

        在阳子背上的老同志突然喊道:“那里还有人,不能就这样跑了!”

        对啊,地下基地里还有没有救出来的特殊血脉,如果他们就这样逃出了敌人的视线范围,谁也说不准他们会不会再去查看那里?哪怕在出来之前,他们有把剩下的人藏起来,还把郭成雄留在那里。可敌方专心搜索,或者有意要直接毁掉那里的话,剩下的人都凶多吉少。

        那些年轻人都是国家的军人,都是年华正茂的国家下一代!

        这些老同志们选择出来做诱饵,不就是为了赌一把,把那群年轻军人们救出来么。

        他们是军人,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就不能放弃自己的队友,不能放弃自己的同胞!

        秦梵的手掌猛地握紧,已经可以看见青筋,他的额头的筋脉也凸起了。

        “头,我们分路跑吧!”阳子喊道,“我耐力好,我可以去引他们一阵。”

        他说得轻松,但是经过了这次突围,谁不知道R国这次出动的人,分明就是想把他们一网打尽,都不是简单的货色。

        现在的他们就只能逃。

        “分路,”秦梵声音沙哑,压抑着某种即将爆发的情绪,“阳子,你带司凰,用最快的速度,只管跑!找到藏身的地方就躲起来!其他人跟我走。”

        秦梵说了这话就准备和阳子换人,他的目光看向那些老同志,漆黑的双眼里酝酿了太多的情绪反而让人看不明白。

        这些老同志们活了这么久,哪里会不明白他这话背后的意思,然而他们谁也没有表示不满,还是刚刚说话的老同志突然开口:“秦小将军,是我们对不起你,全人民都欠了你!”他的眼神温和,富有力量,语气郑重,“你是个好军人,这样做没错,没有人会怪你。”

        他们都是R国这次派兵过来要击杀的目标,不管是司凰还是秦梵的重要性都一样,如果秦梵和司凰在一起的话,敌方重点追击的肯定是他们两个。

        现在秦梵把司凰交给阳子,自己和其他人去带老同志们,等同于是把自身和老同志们作为诱饵,去引诱敌方的追击。

        哪怕他们有本事在短时间里摆脱追击,也必须装作没办法,要把敌方一直勾引下去,才能保证还在地下基地里那些人的安全。

        这项任务的危险系数很高,是拿自己的命去拼,秦梵却把司凰交给阳子,让他们分开跑,还叫阳子尽快找安全的地方藏起来,同等于是用自己和老同志们去给他们吸引兵力,给他们争取逃命的时间和空间。

        这种做法已经是明摆着的徇私了。

        可是,老同志说没有人会怪他,他这样做没错,还是全人民欠了他。

        无论是在场的人还是眼下看直播的人,都没办法去反对老同志的话。

        怎么去责怪?怎么有脸去责怪!

        司凰的情况有多危险,谁都看得出来。

        现在她还在秦梵的怀里,一条鱼尾垂在一旁,脸色苍白中透着病态的潮红,再看她隆着的肚子,那里面是个小生命啊。

        这条小生命是秦梵的孩子,是特殊血脉极为难得的孩子,现在这种情况,让秦梵不得不把自己的爱人和孩子安全都交给别人手里,这是一种怎么样的折磨!?

        当秦梵准备在奔跑中和阳子换人时,他的手却被司凰握住不放,一低头对上司凰的视线,秦梵心里的坚持差点就直接崩塌。

        “放手,”秦梵道,发现司凰的手没放还握得更紧,他脸色难看极了,声音却舍不得放大,“我们必须分开走。”

        “一起走就会成为最大的目标,我知道。”司凰说。

        她看着秦梵,苍白的嘴角勾了勾,“可,那又怎么样?”

        那又怎么样?可,那又怎么样?

        秦梵的神经完全紧绷了。

        司凰平静道:“你不放心我,我也不放心你,那就一起走。”又是一阵痛,让司凰眉眼扭曲了一下,她反而忍不住笑了笑,借由这个表情来缓解内心的不安以及生理上的痛苦,“我们总是要在一起的,你总不能让别人来帮我迎接他吧?”

        这句话里的他,以及司凰眼神里的笃定,让秦梵脑子里的那根神经完全断裂了。

        他并不口干,声音却已经沙哑得不行,“……我们一起,一起走。”

        放心不下!是的,放心不下!哪怕明知道一起走,会吸引所有的炮火,可人在自己的身边,才是最安心的。

        司凰微笑。

        她的笑容平静,好像根本就体会不到这个决定有多危险。

        在这样的笑容下,秦梵的心情渐渐也平和并冷静下来。

        看着司凰,看着她的肚子,秦梵眼神里仿佛燃起某种火焰,灼灼生热。

        他们是一家人,他们一家人在一起。

        哪怕孩子还没有出生,那也是他和司凰的孩子,是秦家的孩子,该不惧危险该坚强!

        秦梵想起曾经的自己,在安全的环境里,听到的是父母遇难的消息,连尸体都找不到。

        他想,有什么比一家人在一起更让人安心?他们现在在一起,以后也会在一起。

        我会保护你们,尽全力的去保护,用自己的手自己的身躯亲自去保护,不假于他人之手。

        同一时间,看到这一幕的无数人都已经热泪盈眶怎么都止不住,尤其是和司凰熟悉的羽烯等人,更着急得齐齐变色,脸色煞白,嘴唇哆嗦。

        从来没有像这时候一样痛恨过自己的无能,除了干看着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帮不到。

        该怎么办?除了祈祷,除了担忧,除了哭泣之外,还能做什么?

        时间变得无限的缓慢,从早上到下午再到夕阳西下,那日落西山的半截橙黄色的余晖映出半边天的晚霞,犹如焚烧了半天了天空,也一如人们的心情,之前那地面上人死后留下的鲜血。

        造神的各个据点被毁以及潜藏的人脉被断,完成这些的各国精锐们一口气还没松懈下来,唯有心情沉重的看着直播中司凰他们的境遇。

        他们成功了,促使他们成功的最大功臣就是司凰他们。只是他们的成功还没让事情结束,因为他们知道还有最后一步,需要司凰他们去做。

        如果司凰他们在这场战役中伤亡,那么最后面对造神的该由谁去?一起去吗?面对的又会是什么呢?

        他们心里没有答案,仔细想想,原来早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司凰已经成为了他们的主心骨。

        这场黄昏,到底会是造神的落幕?还是司凰他们的余晖?

        北极的造神总基地里。

        成宏已经顾不上直播里的司凰是什么情况,他看着身体不断颤抖小幅度痉挛的夏栖桐,体会到的是和羽烯他们一样的无力焦虑。

        “四爷!”除了叫夏栖桐外,成宏什么都做不了,他不敢去触碰夏栖桐,就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这些变化都在司凰那里出现意外时开始,成宏知道其中肯定和司凰有关系,却对司凰产生不了怨恨的情绪,因为他知道这怪不到司凰头上去。

        “成宏,”突然,夏栖桐叫出成宏的名字。

        成宏眼里先是闪过巨大的惊喜,紧接着就变成巨大的恐慌,“四爷,您有什么吩咐?”他自以为很冷静的询问,却听到自己声音颤抖得厉害,还带出了哽咽。

        夏栖桐转头看向他,“你走吧。”

        这一眼让成宏看清楚夏栖桐双眼里的蓝光,那是数据流迅速划过几乎看不清楚后出现的蓝光,遮住了所有属于人的感情。

        如果是第一次见到夏栖桐的人,看到这样的他,肯定会怀疑他并不是真实的血肉之躯。

        “走出去,船已经准备好了。”夏栖桐说。

        成宏没有动。

        夏栖桐:“十分钟,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成宏还是没有任何的异动,他慢慢的说:“四爷,这不是最后的机会。我还可以赌,司少会来。”

        夏栖桐没有再说话,他睫毛轻微的颤了颤,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你说的对,你还可以等她,可惜夏栖桐已经等不了她了。”

        “四爷,你可以的!”成宏猛地的一震,哑声道:“现在的您依旧是您,哪怕成为造神,那也是您!”

        夏栖桐没有说话,他似困倦极了,眼皮一阵抖动。

        成宏往前走来,“四爷!”

        夏栖桐闭上眼睛,仿佛陷入了安静的睡眠。

        “BOSS!?夏栖桐!?”不管成宏怎么叫,都没办法撼动夏栖桐分毫。

        他露出一个似哭似笑的表情,转头看向门口的位置,终究还是没有动。

        十分钟说过去就过去,他没有走,就失去了再想走的自主权。

        *

        谁也不知道,在夏栖桐闭上眼睛的那一刻的同时,一片区域的网络以及科技机械全部失灵。

        徐子秀放的直播突然中断,追赶他们的飞机下坠,搜索的雷达失效,手表的指针停止,乃至于指南针也絮乱。

        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每个人都愣住了。

        无数正在守着直播看的人,看到突然黑掉结束的画面一阵呆愣,一时半会都没能回神。

        平原上,正在躲避追击的司凰等人听到坠落爆炸声也吃惊,在经过商量后,由龙峰飞起来,小心翼翼的朝远方看去,发现敌方那边出现了意外,不仅是战斗机失控,连汽车也失去了效用。

        龙峰把看到的情况跟秦梵说了一遍,然后秦梵把身上佩戴的队员联络器开启,发现这东西也失效了。

        “咦,真的没用了。”徐子秀的声音响起。

        大家往他看去,就见徐子秀手里拿着小型拍摄器以及手机,按着开机键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白泽老大,你一直都在录像吗?”地煞凑到白泽身边问。

        徐子秀一脸‘你太小看我’的表情,“我一直在开直播。”然后看向司凰,“就是用司司你公司的那个ZZ软件开的。”

        司凰闻言朝他看去,心底浮现某种猜测,“你一直在开直播?”

        她的语气问得还算平静,然而等徐子秀点头后,所有人的表情都变了。

        见过不靠谱的,没见过这么不靠谱的,就算是司凰也小看了徐子秀的胆大妄为。

        怪只怪最近看徐子秀还算听话的样子,竟然忘记了这货根本就是个不能用常理去理解的变态。

        “一直开着网就算了,竟然还录直播!万一这直播被传出去,或者被R国敌方看到,我们的援救计划就全泡汤了!”阳子怒骂一声,眼睛都红了,瞪着徐子秀低吼道:“你这样会害死多少人你知道不知道!?”

        徐子秀笑眯眯的朝他看去,“啊?没想那么多。”

        司凰对徐子秀伸出手,后者直盯着她,还是说:“我真的没想那么多啊。”

        “我知道。”因为那些人的命,对于你来说根本就不在乎,所以没去想过后果。司凰莫名就懂得了徐子秀的思想,这与其说是他恶意所为,倒不如说是他本来就缺少这方面的情感。

        这件事算起来也有她的责任。

        如果她没有在徐子秀提出要把拍摄器就给他的话,也不会发生这种意外。

        徐子秀盯着她看了一会,就把已经没用的拍摄器还到了她的手里。

        司凰道:“把事情往好处想,R国人来这里抓我们,不会有闲情逸致去关注Z国的网络直播,所以他们并不知道我们的计划。又或者多心以为直播是故意迷惑人的,反而不相信。毕竟谁会想到,敌人会傻乎乎的把自己的计划和行踪告诉自己?”后面说着,还是忍不住冷冷扫了徐子秀一眼。

        徐子秀耸了耸肩。

        司凰接着还要开口,背部被秦梵轻轻拍了拍,他说:“从这些人的行动来看,他们应该还没发现。现在网络和器械失灵对我们有利,先找地方安置。”

        这片区域的磁场发生变化,不仅是网络失灵连机械也失灵,也就是说对方收不到消息,也发不出去消息,同时也没办法用器械来辅助追击他们,总得来说对他们有益。

        再说地下基地那边,只要没有重型热武器,网络机械失灵的状况下,估计郭成雄他们被关在了里面出不来,别人想进去也没办法,反而安全。

        这么一算起来,徐子秀发出去的直播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国内肯定最先知道他们这边的情况,也知道他们的计划,那么肯定会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派遣出人来支援救助。

        大家一听秦梵的话就行动起来。

        虽说这里是一片平原,但是也有高原区和低矮区,在暂时确定地下基地那边的安全后,他们就尽快的远离和找可以暂时休息不被发现的地点。

        少了器械外物的辅助,龙峰的能力就变得格外有用起来,飞上高空后可以俯视下方,不管是找藏身地点还是侦查敌方的行动都很方便。

        唯一不足的就是用能力的他对体力消耗得厉害,还有对身体的损害也大。

        龙峰却没喊一声疼,也没露出任何疲惫的模样,终于在半个小时后,找到了一个暂时休息的地点。

        大家到达地方后都松了一口气,一个个看向秦梵和司凰,尤其是司凰的身上,可以看得出来司凰的情况已经很不好,他们从来没有看过司凰这样狼狈又苍白的样子。

        “头,司少是不是要生了?”阳子把身上的老同志们放下来,忍不住开口向秦梵问道。

        大家的神经都紧绷起来,要是头儿和司少的孩子有什么意外的话,他们绝对没办法原谅自己。

        秦梵没有回答阳子的话,他的额头已经密布了汗水,就好像正在承受分娩痛苦的是他不是司凰,“把衣服脱下来。”

        晴天娃第一个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铺在地上,接下来雷阵雨他们都明白了,一个个都脱掉外衣扑在冰冷又不平的地面上。

        秦梵才把司凰小心翼翼的放在上面,然而一下并没有成功放开,他感觉到司凰死抓住自己手臂的手,不由的朝司凰看去。

        司凰也察觉到了,她手指痉挛的一松,人就倒在衣服上,幸好被秦梵扶着才没有直接栽下去。

        “让他们出去。”司凰苍白的嘴唇张合,声音有点沙哑。

        她忍了这么久不出声,到了现在已经感觉快忍不住了,不是忍不住痛苦,而是怕肚子里的孩子出什么事。

        秦梵眼睛一睁,“出去!”

        这里是一个天然形成的小土洞,恰好够容纳他们十来人。

        此时除了司凰和秦梵一躺一蹲外,其他人都站着。

        阳子最先忍不住,哑声道:“司少,你一定行的,你可是咱们血旗的小霸王啊!加油!”

        “头,我去找水!”龙峰的声音更干涩,不仅是心情的影响,还是因为能力使用过度。

        老同志叹了一口气,没能说什么,不过看向司凰的眼神充满了鼓励和愧疚。

        秦梵看司凰已经呼吸不顺的样子,朝身后的众人瞪去,大家不再说话,只能退出了土洞。

        徐子秀最后才走,他目光不明的看着司凰,“司司,只要你不想死就不会死,对吧?”

        司凰回了他一句,“你出去,我就不会死。”

        徐子秀才收回目光,好像是满意的离开了。

        土洞里只剩下司凰和秦梵两个人,光线很暗。

        在秦梵的面前,司凰不用在隐藏什么,一直在轻轻颤抖的沉重鱼尾变成了双腿,没有任何的遮掩物。

        这样一来,女性即将分娩的征兆更明显了,就算秦梵没见过也知道大概的知识,他紧握住司凰的手,“没事的,放松,痛就喊出来。”

        只剩下两个人的空间,让秦梵所有坚硬的外壳都破碎了,男人的脸上是极其少见的惊惶不安,瞳仁不断的颤动。

        当听到司凰真的痛叫出声,秦梵就好像受到重击,胸膛猛地一震,疼得脸色都白了。

        他毫不犹豫把自己另一只手放到了司凰的嘴边,手上的玄鳞都自动的褪去,露出最原始的血肉之躯,就怕司凰咬的时候伤到自己的牙齿。

        司凰并没有真的咬下去,“拿开。”

        秦梵还往她嘴边送,哑声道:“别咬到自己,一起痛,你也好受点,乖,凰凰乖。”

        司凰哭笑不得,却被生理的疼痛逼得眼眶里都溺出了生理泪水,已经没心思去看秦梵难得幼稚到可笑的模样。

        她想过孩子出生或许会不容易,但是不知道会这么不容易,是因为自己受伤还是因为本来就要遭这一场?

        五宝已经从她的头顶爬下来,到了她的连边,两只小爪子贴着司凰的脸,好像是感知到司凰的想法,它的话语传到司凰的脑海,【小太子本来就不好生,再加上陛下遭到了内在的攻击,又是早产……】

        司凰的心头一紧,转头朝五宝看去,眼睛已经完全变成了墨绿色泽,却亮得让人不敢直视。

        难得五宝没有被吓到,它直直盯着司凰,身躯也保持一个动作一动不动,应道:【不过陛下您不比担心,小太子有麒麟珠护身,又有金闪闪们的祝愿加身,一定能平安的出生,所以陛下只管生就是了,只是生的时间会长一点而已!】

        司凰看着它,半晌都没有说话。

        五宝被她盯得身躯更僵直了,还一本正经的说:【陛下天赐福运,天下无双,金闪闪大批增长所以洪福齐天,运气特别特别好,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金闪闪和小粉红都知道小太子要出生了,所以大家都在给小太子祈愿让他平安出生,这么多人的愿力是很猛的啦,陛下完全不需要担心!】

        司凰扯了下嘴角,笑起来,“好。”

        五宝整个鼠都松了一口气,僵直的身躯总算又恢复柔软了。

        它心想:这就是书上说的善意谎言了吧?嘤嘤嘤嘤,臣竟然去欺瞒陛下了,虽然欺瞒得不多!

        陷入自己情绪的五宝却不知道,司凰已经把它看透了。

        司凰嘴上无声的挪动,没有把心里的话说出来。

        五宝,以前她就说过了,每次心虚的时候就会话多又乱用成语。

        何况这小坑货根本就不擅长撒谎,那身体本能就已经出卖了它。

        只是,金闪闪和小粉红的祝福吗?

        这一点,司凰却信了。

        因为她想到了徐子秀的直播。

        也就是说,现在全国人可能都已经知道她怀孕的事,还知道她现在就在分娩。

        这一刻她真不知道该感谢徐子秀还是怎么,又或者说她还该的感谢夏栖桐?因为这场区域性的网络器械失灵,肯定是夏栖桐的手笔。如果不是这场区域性的网络器械失灵,才让他们知道徐子秀一直在直播,如果不知道的话,徐子秀自己也不说,那么她会不会最后连分娩的样子都可能被全国直播了?

        那样绝对是司凰也无法接受的结果。

        *

        这场分娩一直持续了几个小时,不管是在里面的司凰和秦梵,还是在外面守着的阳子他们,都在经受着煎熬。

        他们不敢把事情往坏的方面想,那样的结果绝对是他们无法接受的,更别说是秦梵了。

        “生孩子要这么久的吗?我第一次听司少叫得这么痛苦!”阳子不安的呢喃。

        晴天娃道:“正常,是正常的,不会有事的。”

        “如果裴紫玟在就好了。”龙峰也忍不住说道。

        他们心里不安,里面的情况却也的确不好。

        孩子已经出来了一半,但是司凰却好像用尽了力气,身体传来一阵阵脱力的感觉,那是一种打从内而发的空虚脱力,让她有心无力。

        灵魂和精神似乎在嘶吼着坚持,身体却没有反应,她不敢想象继续这样下去的后果,或者说她知道这样下去的后果。

        司凰睁着眼睛朝秦梵看去,眼睫毛上的汗珠落进眼睛里,咸辣得让司凰眼前一阵发花,模糊中看到却是秦梵脸上一闪而过的极致痛苦以及冷酷。

        福至心灵,司凰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口咬在秦梵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去的手臂。

        这一口好像用了司凰全部的力气,直接就把秦梵的手臂咬出血了。

        秦梵的血流进司凰的嘴里,这铁锈的腥味让司凰眯起了眼睛,狠狠盯着秦梵。

        秦梵抿紧了嘴唇,下一秒开口,“孩子……还会有……你……”

        他的声音沙哑得说不下去了,漆黑的眼睛里一片看不清的浑沌,眼眶却红了,慢慢的眼睛里有了水光

(本章未完,请翻页)
都来读阅读网址:m.dldtxt.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